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银行

代表贵女反穿生存记第188章准备就绪

2020-09-17

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188章 准备就绪

王德厚的父亲自知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,所以第二天就回去了。

临走时,父亲语重心长的说:“开业前一天我再来,带着你的哥嫂们都来。孩子,记住,任何时候你的身后都站着你的亲人呐!”

父亲的话,让王德厚感到浑身暖意。

钱盈儿知道必须要雷厉风行,尽快准备。因为手里屈指可数的资金容不得拖延,时间久了就连个早点铺也会开不起来了。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趁着婆婆在,她决定虚心向老人家请教。

婆婆虽然会一些家常的厨艺,但早餐铺毕竟大小也是生意,老人家可不会念那生意经。钱盈儿与王德厚商量过了,他们要先去别人的早餐铺转转,看看人家都是怎么经营的。但是人家也是为了糊口在做小生意,他们也不好意思看一眼就走,所以总是穿c在不同的早餐铺,吃上一点早餐。几天下来,他们去了不少铺子,总是包子、馄饨加油条,撑得回去后一天没有胃口。不过,钱盈儿倒是观察到了不少,比如:开早餐铺必备的用具,她一一都记在了心里。虽然看似简单,但这些是最重要的。

心里大概希沙慕丁的说法“很艺术”有了底以后,应该真正付诸行动了。钱盈儿在一张纸上,罗列了许多要购买的物品,就像以前开超市一样需要全部备齐。

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桌椅,他们根据房间面积的大小又测量了一下,每张餐桌所占用的面积,然后预算大概需要几张桌椅。其次,就是锅碗瓢盆儿,这些一定要准备足够,还有就是炉具一定要有至少三个以上。

鉴于城区里不让烧煤,他们又买了几只y化气罐儿和炉灶。忙忙碌碌折腾了一周多的时间,尽管都是商家送货上门,但东跑西颠的也把身体柔弱的王德厚折腾得不轻。每当看到王德厚扶着腰喊“痛”时,钱盈儿心里也在痛。王德厚的母亲也在家里没少忙活。洗衣做饭几乎全都承担了。

北方的早餐当然以面食为主,所以面粉和油当然是必备之物。提到这两样东西,又勾起了钱盈儿与王德厚的痛处,他们不由得想起了曾经卖面粉和油被人坑了几千块钱的事。这么久过去了。就连飘飘那个仙女也没能查出那帮骗子的下落。

“不要想了,越想越伤心,咱们还是期待明天吧。”钱盈儿安慰王德厚。

王德厚叹着气,点点头。

他们的资金有限,不能学别人一次买好多面粉和油。钱盈儿盘算了一下。最终决定先买三袋面粉和两桶油,算是试探着往前走吧。

北方的早餐铺还有一样必备的物品,那就是豆浆机。因为豆腐脑和豆浆,是符合好多人口味的。他们早就观察了别人的早餐铺,都是用的那种中型的豆浆机,比起家庭餐桌上的既能榨果汁,又能磨豆浆的那种要大得多。好在价格也不是很高,几百块钱他们完全可以接受。

原来开超市用的货架,已经请那些来送炉具的供货商,帮忙给搬到楼上走廊里了。两台冰箱留在了大厅里。因为天气越来越热,早餐铺也是用得着的。他们舍不得安装空调,所以买了几台落地式的大风扇以备夏天使用。

现在这个房间的布局已经很有早餐铺的模样了,附近的居民们见到他们进进出出的张罗,也不禁会好奇的过来看一眼。好多人都用期盼的口气说:“咱们这一带呀,就是缺个早餐铺,希望你们尽快开业填补空缺。”

特别是曾经给他们提醒的那位老人,更是赞不绝口。

“你们真聪明,小脑袋瓜一点就透。等你们的早餐铺开业,我一定继续做你们忠实的顾客。”老人笑着说。

“老人家。我们准备一直给您免单,长期供您在这里吃早点。”王德厚心怀感激的承诺道。

“哎呦,那可不行。你们年轻人做点事儿可不容易,水费、电费、房费到处都需要花钱。我呀!那养老金总是花不完。你们说,我不吃了能干嘛!”

老人极力拒绝他们的免单,因为善良的心,促使她有些心疼这两个艰苦创业的年轻人。

又张罗了两天,已经到了该交房租的日子。钱盈儿从剩余不多的钱里面,挤出了两个月的房租交给房东。因为她考虑过了。用两个月作为“试水”期,也就是说看看这两个月的经营情况,如果生意可以,就继续做,如果不行就赶紧收手。

由于一路的跌跌撞撞,钱盈儿总结出了一些经验。没有资金不要拖延时间,生意不好立刻停止,另寻他图,总之,奋斗向前永远是她的目标。

餐饮业必不可少的几样证件,他们都准备去办。

钱盈儿是个穿越女,她是没有身份证的,所以健康证她没办法去办理。情急之下,她当然又想到了好友飘飘。飘飘一个仙女弄张身份证,自然不成问题。很快,健康证顺利办好。

又过了几天后,万事俱备,只差开业了。当然还是邀请了要好的朋友,这次家里人也都来捧场,所以到时会更加热闹。

王德厚的父亲推动首都生态文明和环境建设向纵深发展。而昌平区这次啃的“硬骨头”和哥嫂们,开业前一天就租车来了,唯独少了姐姐们。因为她们家里的庄稼比较多,所以农活儿相对忙碌一些。

大嫂是第一次来,走到门口时眼睛就忙不过来了,上上下下打量着这间铺面。当她走进房间,更是不停地赞叹,而且眼神里还有几分羡慕。

“还是盈儿的命好啊!这关了超市又开早餐铺,转来转去呀,还是当老板。哪像咱们整天在庄稼地里,这皮肤啊,咋洗都洗不白。”大嫂撇撇嘴对二嫂说。

“做生意可没有种地容易,这做早点呀,就更要起早贪黑的忙活了。”钱盈儿说。

“可是,至少你不用在太阳底下晒着呀!你瞧我和你二嫂,我们这脸都晒得脱了一层皮。”大嫂说着,指着自己的脸给钱盈儿看。

钱盈儿笑笑不语,因为不好做出什么评价。这时,王德厚走过来跟大嫂开玩笑说:“没关系,你那脸皮呀,脱了一层还有好多层呢,反正厚的很。”

大嫂听了这句话,伸手要打他。王德厚一边笑着,一边躲到了门外。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在门外踱着步,在农村有些上年纪的人喜欢用步测的方式,来估算某一块地方的面积或长度。王德厚看得出来父亲是在测量窗根底下,那一块地方的大概面积,两位哥哥在旁边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,像是在参考意见。

“你们在干嘛?”王德厚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来来,小三子。你看这块地方闲着也挺可惜的,不如在这里搭一个简易的厨房吧。”父亲说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“是啊,你们这做早点生意,如果炸油条啥的,在房间里做也不合适啊!没看到人家做早点的,都是在门口搭个简易棚嘛!”大哥也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王德厚仔细一琢磨,大家的话很有道理。

“可是……明天就准备开业了,现在搭有些来不及了吧?”王德厚有些担心。

“傻孩子,我和你哥哥们都在,这点儿事不费劲。只要买来材料,半天就能搭好,不耽误明天开业。”父亲很自信的说。

“嗯,咱们说干就干,现在就去买石棉瓦和竹竿、铁丝。”大哥说。

“去吧,我给你们钱,马上去建材市场。”父亲说着,掏出了几百块钱,虽然孩子们不肯接,但他还是硬塞到了大儿子手里。

那天,在父亲和哥哥们的帮助下,傍晚的时候一个简易的厨房就搭好了。大家又帮他们把炉灶等用品搬了进去,现在看来就更像一个早餐铺了。

晚饭后,王德厚的母亲和嫂子们忙里忙外,帮着钱盈儿和好发面,调好荤素两种馅儿准备明天早上蒸包子用。

“这炸油条的面,需要明天早点起来和好,不过,这黄豆可是要晚上先泡好明天才能打豆浆和做豆腐脑。”王德厚的母亲,在耐心的给钱盈儿讲解着。

钱盈儿不住地点头,并一一记在了心里。

在家里人的帮助下,一切准备就绪。大家也都累了准备去休息,因为第二天是开业的日子,需要三四点钟就起床的。

晚上,由于没有那么多房间住,哥哥嫂嫂们去了附近的小旅馆暂住一晚。

他们这一家人紧紧张张的忙碌了一天,人影进进出出的情形,早被对面的超市看到了。虽然,齐晓月和她的傀儡老板都被飘飘施了魔法,但他们只是忘了转让超市铺面的事,其他的仍是记忆犹新的。所以,齐晓月妒火仍在烧,她不能看到钱盈儿这边东山再起。

齐晓月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,她的傀儡老板从窗户里看到了,急忙出门迎接。齐晓月转身看到了钱盈儿那边灯火通明,几个人在忙碌。

“我出去旅游了几天,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齐晓月问她的傀儡老板。

“听说准备开早餐铺。”傀儡老板回答。

“呵呵!钱盈儿的胆子越来越大了。你明天找两个人,去尝尝他们的早餐。”齐晓月吩咐她的傀儡老板。未完待续。

ps:新书再次求订阅、月票和推荐,再次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!



快速提高儿童免疫力减少感冒
小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
疫情严重,对症中成药在印尼被“抢断货”!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舍利捐
标签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