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金融

两棵树长在山洼村的村口美食

2021-01-10

两棵树长在山洼村的村口,不知道多少年了。它们离得很近,都很粗,得两三个人伸长胳膊和抱在一起,树冠上的枝杈彼此交融着,根深深地扎进了土里。两棵树就像擎天柱似的,撑起山洼村的天空。村里人不论走到哪儿,只要一提起两棵树,都会神采飞扬,心中充满自豪。

喜乐爷爷是山洼村的百岁老人,身体依然硬朗。他的一大家子都住在两棵树附近。他常常悠闲自在地坐在大树下的平板石上,举起长长的旱烟锅,来回晃动着。身边围着一群人,静静地听他谈古论今……

一天,村口来了两辆越野车,下来几个人架起测量仪器东照西照。他们看到两棵树时,都愣住了。

正在两棵树下闲聊的村民见了,很是纳闷。二嘎子屁颠屁颠地跑去村长陈双家报信。

村长啊,出事了。二嘎子气喘吁吁地说,

陈双吃了一惊,问他,急啥,狼狗叼了你的蛋蛋不成?

二嘎子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陈双说,大惊小怪不是?上边要给咱们这儿修一条出山的大路呢。

二嘎子嗯了一声,说,我当啥事儿呢。

真的要修路了。

喜乐爷爷说,咱们摊上好社会了。我小的时候,出山的路只有一肩宽。有一年赶上大旱,村里的粮食吃没了,有的家子挺不住,都顺着那条小路下关东了。

二嘎子说,那你家咋没走啊,没准就发了大财呢。

喜乐爷爷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大树,说,我们舍不得这两棵树,它们可是老祖宗留下的根哪。挨饿的时候,村里来了他表示一个财主,他和剩下的几户人商量,要用一车粮食换这两棵树,说是盖大宅子用。大伙死活没答应啊。

二嘎听了,一撇嘴,说,那你们就不怕饿透腔啊?

喜乐爷爷说,人那容易就蹬腿啊?后来,还是这两棵树救了大伙的命呢。我们吃了几个月树叶,又吃山上的野草。两棵树也愣是没死。我们村才延续下来。

听了喜乐爷爷的话,大伙顿时对两棵树肃然起敬。

几天后,一个意外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了:两棵树正好长在即将修建的大路中间,可能得放掉。

村里人啥也干不下去了,成天聚在大树下,心中一片焦灼。陈双村长领着一群人去了乡里,还去了县里。

过了些日子,村口又来了几辆小车。人们纷纷跑过来,把两棵树围在了中间。

一个领导走到两棵树前,仰起头望了一阵,然后四处瞅瞅,没言语。喜乐爷爷双目有神,掷地有声地说,两棵树是老祖宗留下的,谁要动它,我们可不答应!

不答应!大伙都跟着说。

小车走了。陈双村长也去了。

晚上,陈双回来了。他来到了喜乐爷爷的家里。喜乐爷爷正坐在凳子上大口地抽烟,脸都涨红了。陈双说,太爷呀,有件事要和您商量一下。喜乐爷爷说,我听着呢,你尽管说。

陈双说,要不动两棵树,有一个法儿。

喜乐爷爷说,啥法儿啊?

陈双看了看喜乐爷爷身边的一大家子人,吞吞吐吐地说,除非让路往外拐个弯儿,可是,你一大家子的房就得迁到别处了。

喜乐爷爷说,这步棋我已经想到啦。

陈双说,搬迁费估计多不了。

喜乐爷爷长出了一口气,说,当年挨饿的时候,我们宁可前胸贴着后背,也不拿它换粮食,不就是想保存下这老祖宗留下的根儿吗?你放心吧,我们不会拖全村人后腿的。

陈双的眼睛湿润了,握住喜乐爷爷的手,久久不松开。

喜乐爷爷的子孙把一溜儿的房子都拆了,迁到偏僻的山根下。

半年后,一条通往山外的水泥路修好了,通车那天,来了很多电视台和报社的。两棵树连同它的故事传出了很远,并且引来了很多参观的人。陈双村长在喇叭里大声宣布:我们要建旅游区了!

说这话的时候,喜乐爷爷已经去世了。村里在他的坟前立了一座碑。

不久,山洼村改叫两棵树村。

共 1 5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两棵百年古树,是山洼村的精神支柱,也是昔日贫困村民的救命树。后来因乡村建设需要,当地政府规划在山洼村修路,而两棵树正好挡在拟修的公路中间。一面是政府规划修路,要求砍掉两棵树,一面是村民依恋并拼命保护古树,构成了一对尖锐的冲突。后来,经过村长陈双和老村民喜乐爷的商量与配合,想出了保树迁房绕路的妙方,很好地解决了修路与保树的矛盾。小说构思新颖,文字精练。在较短的篇幅内,围绕修路与保树的主要矛盾,层层铺进,巧设悬念,显示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,令人叹服!同时,舍小家为大家、爱家乡助建设的主题,更为本篇小说添彩。欣赏佳作,感谢赐稿,新年快乐!【:冰泉】

1楼文友: -02 06:22:00 小说很有吸引力,读来令人拍案称绝。与当下的新农村建设相辅相成,意义深远,可作为参考。欣赏佳作。

回复1楼文友: -02 17: 1: 6 多谢老师的鼓励。

2楼文友: -0 21:06:27 看了两遍,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如在眼前,好!

除了自身表现外 回复2楼文友: -04 05:52:14 多谢鼓励。

西宁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
怎样才能增强小孩免疫力
石家庄蓝天中医医院
标签
友情链接